首頁 > 正文
【点對点集運】護目鏡起霧 抽血採樣只靠“摸”

  作者:重慶九龍坡區人民醫院感染科護士長鄧佳

  2月15日,重慶突然降温了,天空中還下起了小雨,但是那天我很開心,因為有一位病例排除疑似出院了。下午1點,我和同事送她到醫院門口,發現雨下大了,病人和家屬都沒有帶雨傘,也沒有帶厚衣服,“你們等等,我去拿把傘。”説完我轉身跑倒宿舍,拿了兩把傘和一件厚大衣,順帶還拿了一些牛奶和麪包,因為他們要坐長途車回家,病人和家屬連聲説謝謝。“回去好好保重身體,注意不要感冒了。”“等疫情結束了,我們回來謝謝你們!”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我長舒一口氣,我多想每天都能送病人出院。

  今天是我在醫院奮戰的第29天,還有許許多多跟我一樣戰鬥在一線的醫護工作者與病人並肩作戰,我相信有全社會的守望相助,我們一定能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

鄧佳進入隔離病房前查看當日病區概況。新華網 發(受訪者供圖)

  從接到電話到出門 只用了五分鐘

  1月21日農曆臘月二十七,離鼠年春節還有四天,當晚快11點,已經熟睡的我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醫院讓我立即返崗,為即將接收的全區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患者做好準備。

  其實在19日左右,醫院就讓全體醫護人員做好準備,隨時待命,但當命令真正來的時候,還是覺得太快了。

  “我要去上班了。”從接到電話到出門,我只用了5分鐘的時間。來不及給在家的公公、婆婆多説幾句,沒有叫醒熟睡中的孩子,也沒給出差在外的老公通電話,我就匆匆出門了。11點20分,當我趕到醫院的時候,疑似患者還沒到,我跟感染科的同事們一起抓緊時間將隔離病房所需物資準備好,穿上防護服、帶上護目鏡、口罩,等候病人的到來。

  凌晨1點,一位女性疑似患者被送到醫院,我與一名醫生進入了隔離病房,説完全不害怕是假的,但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沒有時間多想,只想着怎樣像往常一樣規範的完成抽血採樣。那時,害怕、恐懼都無法顧忌,也沒時間去想……

  這位疑似病人有咽痛、咳嗽、低熱的症狀,但精神狀態還是不錯,不過情緒非常低落。“我本來是從武漢回來避難的,沒想到卻把病毒帶回來了。”這是那位疑似病人給我説的第一句話,愧疚的情緒籠罩着她。

  醫生看完病人的病情後,轉身出去開藥了,病房裏就只剩下我跟病人,看着病人沮喪的樣子,我想陪她聊聊天。“只要積極配合治療,放鬆心情,會沒事的,如果今天晚上你睡不着覺,我可以陪你聊天。”

鄧佳(右一)正在與同事溝通。新華網 發(受訪者供圖)

  原來,這位病人是擔心家人被她傳染,情緒有些崩潰。“你放心,我們會安排醫生護士到你家為你的家人取樣檢測,結果出來了第一時間告訴你,你安心配合治療,爭取早日康復回家與家人團聚。”與病人説話的過程中,我的情緒也放鬆了不少。

  第一次戴護目鏡工作超4個小時 抽血取樣全靠“摸”

  防護服不透氣,穿久了就會很悶,出汗。我們輪換時間為每4小時一次,但其實大家穿着隔離服工作的時間往往不止4個小時。在穿防護服的前一個小時,我們都儘量減少吃喝,甚至是不吃不喝,怕上廁所。以為不上廁所就解決了穿防護服工作不便的問題,但其實長時間“全副武裝”工作帶來的問題不僅僅是上廁所一個。

  穿着防護服、戴着護目鏡,時間久了,衣服都被汗濕了,護目鏡裏起霧了,我們也不敢擦,任由汗水流到鼻尖、流到下巴。為了減少出汗,我們只能在防護服內少穿衣服,儘管這樣,汗水仍然會不停地冒出來,最難受的不是一身濕黏,而是護目鏡起霧,視線嚴重受擾,給病人抽血取樣很困難,只能憑着經驗摸血管。我們儘可能拿出最專業的一面,儘量摸準血管,但有時候還是會扎不準,真的覺得很對不起病人,但病人們都很理解我們,對於病人的理解,我們非常感謝。私下,我們護士之間也會互相摸血管,練練手感,希望在護目鏡起霧的時候,抽血取樣能一針扎準。

  儘管工作很辛苦,但是同事之間的相互關愛讓我感動。隔離病房需要藥品和物品,只要在工作羣裏“吼”一句,同事們立即就送來了,在隔離病房外工作的同事們主動把最好的口罩、防護服拿給我們,他們説,我們在裏面戰鬥,他們在外面保障。 

編輯: 邵以南
圖片中心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31125601149